悼念桃花诗人周祖祥诗联◎杨晟◎高鹏程等
2018-06-02 00:08:05
  • 0
  • 0
  • 2
悼念桃花诗人周祖祥诗联
周祖祥,笔名(网名)零落成泥、老泥,浙江象山爵溪人。缨溪诗社社员,曾以一组桃花诗扬名,人称“桃花诗人”。有作品发表于《浙江作家》《关雎爱情诗刊》《深圳日报》等报刊。因病于2018年5月30日离世,享年52岁。

挽桃花诗人周兄祖祥
◎杨晟
◎◎◎ 
缨溪为友,同题竞咏桃花,风流冠首;
天国安魂,遗作犹留逸韵,浪漫长存。
 
悼老泥
◎叶敏杰
◎◎◎ 
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哀伤洒泪化为雨,长叹恨满天。  

悼零落成泥
◎无花
◎◎◎ 
零落成泥,自留笔下文章不朽;
怡然驾鹤,便使西方佛土增辉。  

悼老泥
◎蒋宪曙
◎◎◎
老而无寿,长使亲朋悲洒泪;
泥却含香,永教净土诗耀辉。  

祭泥哥
◎土土
◎◎◎
荧屏初识问何来?诗会相逢见逸才。
邻座推杯敲月笑,互留微信拂花开。
谁知旧院栖寒雁,转眼新英落绛台。
从此泥哥呼不得,泪成阴雨为君哀。  

吊桃花诗人周兄祖祥
包可良
◎◎◎
相见相知共作文,但传噩耗惜辞君。
桃花虽谢成新泥,却绿田间草木欣。  

悼零落成泥
柳维辉
◎◎◎  
初夏泣兰凋,幽魂独去遥。
相思游佛国,吟句望乡桥。

悼友周祖祥
顾宝凯
◎◎◎  
你在江湖飘荡了大半辈子
最近几年才回到故乡
你写下的桃花在四月凋零
那个未被你写完的虚拟中的情人
是个女工,她还在流水线上挣扎
 
我们喝酒,吹牛,你的爵溪话是
席间的调料
老周,花开一半,你独自前往深海
那里孤独又冷
 
我该如何安然地避开人世的陷阱
它们是病痛,灾害,和随处都会
出现的荒凉
 
我们活着,替死去的人继续痛苦
我们活着,还有未完成的诗歌要继续抒写
我们活着,要喝下更多冰凉的月光
 
老周,爵溪小城和那一湾湖水
以及老虎窝山上出没的石头
此时,都在我心里游荡,有时,空的像
一只蝴蝶,独自飞过狭长的山谷  
 
悼念周祖祥
蔡启发
◎◎◎  
不想用驾鹤西游的婉称
冠在你刚过知天命的年龄
也难以相信,一个死字
怎么就弥留在
你五十二岁的门槛,正奔波的人生
 
解释你的周姓
明明是古时中国的朝代名称
西~。东~。北~。后~。
一直追溯到你的始祖
周文王的源出
总让一个古国江山活着名正言顺
 
将始祖的祖深切延伸
为什么你就要这样独善其身
一蹴就去
生计环绕的漫道路上
自祖上以来
哪里不是沿途都有诗的风景伴行
 
再来说说这吉祥的祥
我昨夜听雨陷落成忧心忡忡
想不通一颗栩栩如生的生命
说没就没了
唸叨成了今天清晨对你的悼词
这世间的平平仄仄何在
平上去入,我更是搞不懂
 
所以,我仍愿坚持相信
你宛在的音容
从来就不会零落成泥
升华在天之灵里,就是为生者
撩拨吉祥的云端中
用日出日落理解离合悲欢
让我推窗望天空:
把酒临风
◎◎◎  
后记:周祖祥,象山爵溪人,原为某乡副乡长,上世纪深圳热30岁出头时下海到深圳,系某外贸出口公司老总。我与他因诗歌结识网络,在深圳见面,作为象山诗人他还是认识最早的诗人。后来他回到象山又有过两次见面。此诗以哀悼,愿他走好!2018.5.30.清晨(农历4月17)

我在记忆中等你
陈耀
◎◎◎
有人说
正如“生”是一种美丽
“死”同样也是美丽的
 
在未接触前
我觉得“零落成泥”这个名字
是美的
而当我的朋友也拥有
这个名字的时候
便同样觉得他内心是丰富的
有种别样的美丽
可这种所谓的美丽
一旦应验在他自己身上
我忽然发现
这根本就是种残酷
 
如果他还能在世
我会劝他换个名字
零落成泥
总在春天远去的时候
如今
我的朋友也在这个夏季
离去
带着对世间春天
永远的眷恋
 
这么多年了
身边离去的人很多
有亲人,也有朋友
我在记忆的深处
为他们划分了一片区域
用以怀念
 
如今,我的朋友
为你所能做的
只能是同样为你留下一个位置
来想起当初
我们相聚的日子
在这里永远只有快乐
没有痛苦和委屈  
 
世间再无老泥
一一悼念诗友周祖祥
陈和李
◎◎◎  
那天到医院去看你
虽然有不祥的预感
但心底依然有一丝侥幸
总认为你能跨过人生这道坎
依然跟你讲了一些玩笑话
依然与你相约病好一起喝酒
 
却没想到匆匆一面竟是永别
你打算写的诗再也无法成行
我不知道你取名零落成泥
当初是出于怎样的选择
却一语成谶
竟成了你短暂人生的宿命
 
我们相识于网络
因诗歌而结缘
为数不多的饭局
我们因酒无话不谈
彼此坎坷的经历
让我们惺惺相识
忘记了什么时候开始
我们不再联系
忘记了什么时候开始
我们不再写诗
是生活打败了我们的浪漫
是忙碌拖垮了我们的身体
没想到的是
病魔这么快就带走了你
这世界再无老泥
可以饮酒吟诗一醉方休  

悼念老泥
李先锋
◎◎◎  
我还没有谋面认识你,
你怎走的这么急?
我刚从朋友圈听说你老泥,
转眼竞传来噩耗你远离。
 
你是我诗友的诗友,
我也自然生情谊。
我的深深悼念,
喷薄翻腾在心里。
诗友在洒泪,
我也在哭泣。
 
虽然无缘结兄弟,
默念诗铭亦亲呢。
这么多诗友在颂扬,在惋惜,在深忆,
你的诗词思想啊,
我又怎能不用心去热爱,用脑去牢记!
 
一路走好吧,老泥!
词朋诗友会思念,
读者听众在敬意。
你生前播散了诗的种苗,
你身后烂漫着韵的绿地。
你思想的火花依旧会闪烁,
你文字的情感始终在传递。
  
虽然我们不熟悉,
你在我心已矗立!
安息老泥,
老泥安息!  
 
悼诗友桃花诗人零落成泥
——泥哥,你的桃花艳艳的开在诗笺上,你却早早的凋零了......
倪爱萍
◎◎◎
前几天微信上的问候
泥嫂回复:
你泥哥这几天是睡着的时间多了
心知不妙
想着抽空再过去探望一次
这几天比较忙,总以为
还有时间,来得及
没成想,噩耗来的这么快

你是个温暖的人
对人,对事
如今却去了冰冷的世界
从此,这里少了个对饮吹牛
谈诗论文人

生命像一缕轻烟
脆弱的让人无法预料
无论从哪个方向吹来风
都会飘散的寻不到痕迹

明年,春天按时会来
桃花将淡下一个色度
而南坡上的梅枝
从此要少朵凌霜的梅花了
 
致老泥
琼楼
◎◎◎
这一天的雨
停停下下
下下停停
犹如压抑的内心
想哭想爆发
却要装作若无其事
 
老泥走了
带着群友竭力的挽留
带着病魔肆意的吞噬
还有那首未完成的诗歌
走了,不再回来了
 
滴的一声
手机里传来朋友信息
是北大才女《卖米》一文
问我有何感想
我不假思索回复
不幸的生活总是这般相似
 
与老泥相识的方式
和许多朋友一样
在一个乡网里
再后来诗社群里遇见
聚过餐,听过他的牛逼故事
过往的辉煌和未言明的没落
唯有故里的梅香依旧
 
朋友纠正我的回复
我坚持己见
不幸的人往往因为贫穷
贫穷阻碍选择就医的权利
甚至让死亡都无法体面
 
印象中老泥很瘦
想必经历疾病后的他更瘦
这模样让人怀疑他是个诗人
但他的确是诗人
泥落成泥碾作尘
只有香如故  
 
一杯酒
万国慧
◎◎◎  
一些旧时光
沿着杯子徐徐上升
少年的月光,依然明亮
中年的锣鼓,却隐隐无声
 
紫红的珠子
高贵着,浪漫着
喝酒的人,得饮下
阳光,雨露和热火
如今你与酒与诗
找到了另一个安详的世界
 
汹涌奔流的河,一片叶子飘着
沸腾的烈焰,只剩下天空的眼睛
散去的光阴,温柔着,锋利着
如果滴滴断肠
就连世俗烟火一饮而尽
如果点点入梦
就把人生看得轻一些,再轻一些
 
杯酒还酹江月,接近圆满
玉人埋付落花,自随春归
身前交给诗文,身后交付泥土
走吧,朋友,明天有大雨送你
 
悼老泥
翁华杰
◎◎◎
你离开了人间
你的诗留在人间
今生是诗
来生还是诗

送祖祥
高鹏程
◎◎◎
祖祥你走在我生日的当天。 得知消息后,我的脑子稍稍有些发懵。 良久,借助一支烟的缭绕,我仔细回顾了我们的交往。 ——题记
◎◎◎
你走在我生日的当天。
得知消息后,我的脑子稍稍有些发懵。
良久,借助一支烟的缭绕,我仔细回顾了我们的交往。
最早似乎结识于共同炒股的经历,
接下来是朋友间不多的几场酒局。
那支叫梅花伞的股票似乎并没有给我们多少护佑
反而像笼罩在头顶的华盖
命运的投机者,让我们的生计更加窘迫。
正真的相遇还是源自诗歌
一个网名叫零落成泥的人,让我有了更多的惺惺相惜。
那些分行的文字,更像一支
古老的绩优股,不会让我们一夜暴富,
但却支撑了灰暗日子里,我们共同的精神生活。
让我感念的小事还有一件,在我因故离开暂居之地
你是为数不多的旧友里,自费购买我诗集的人。
原来以为你从深圳归来,随身多有体己
在你走后朋友们才告诉我
你已两手空空,你已家徒四壁……
生活如同我们共同关注过的那位
印染厂女工,已经被染得面目全非。
接下来的事情大致如许:你离开后,随着时间推远
我的疼痛将日渐稀薄
有关你,你的古道热肠、沉默和谦卑,
日后的朋友聚会上,我们都将很少提起。
但我的伤感注定要每年到来一次
因为你的离开和我的出生
拥有一个共同的日子。

2018.5.30晚(农历4月16)
悼念桃花诗人周祖祥诗联◎杨晟◎高鹏程等
2010年我与诗人周祖祥(零落成泥)留影于我下榻的深圳市柏斯顿大酒店,因为诗歌因为老乡,我们一见如故无话不谈。在夜宵中聊家常聊各自打并的不容易,当然聊得最多的是把酒问诗。如今斯人已去!
悼念桃花诗人周祖祥诗联◎杨晟◎高鹏程等
与象山的诗友们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