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乐堂春:天台之“胎”与嫦娥奔月
2018-01-03 09:18:50
  • 0
  • 0
  • 0
乐堂春:《天台之“胎”与嫦娥奔月 》一文以新奇的文笔、独特的构思,熔哲学与易学于一炉,用犀利的视角,无不启发。

天台之“胎”与嫦娥奔月


乐堂春


浙江天台山之“台”为何不读作“平台”之“台”,而读作“胎”声呢?语言文字是一种历史文化的活化石。天台之“胎”,可谓一字天机。

嫦娥奔月的神话故事,就与天台之“胎”隐藏的天机有关,可惜被我们彻底遗忘。但是,天地自然却在默默地为我们人类保存这一密码。

打开中国地图,看从东南沿海到西南沿海,这漫长的海岸线,是不是像一弯初三娥眉新月?在这弯初三的新月内,古代通称为百越。《汉书·地理志》记载,“自交趾至会稽七八千里,百越杂处,各有种姓”。即从东南的江苏南部、浙江、福建到西南的广东、广西、越南北部这七八千里的沿海新月湾内,都是古越族的分布区。

千百年来,没有任何的历史学家与民族学家,能对这片广阔地区的古越族起源,作出正确的解释,成了千古之谜。

古越族之“越”为什么与月亮的“月”同音?为什么古代之钺,其锋刃呈新月形?其与古越族所在之七八千里长的沿海新月湾有什么关系?


 

这就要从浙江的天台山说起,从中国的十二地支“辰”说起。

稍懂点中国传统文化知识的人,都知道,辰属龙,江南为乡水泽国,龙的故乡。中国的十二地支中的“辰”,正位于中国东南即古越族的沿海新月湾东南端,而天台山正处在辰的玄关。天台山之“台”不读作平台之“台”,而读作怀胎之“胎”音,就与辰有关。辰是三月地支,《说文解字》说“胎,妇孕三月也”;《淮南子》说:“三月而胎”。辰,与娠相关。辰,即是震,帛书《易经》的“震卦”就写作“辰卦”。 《左传》:“武王邑姜方震大叔”,这里的“震”即是怀胎。

浙江的天台山,其名源于三台星,三台星有上台、中台、下台三颗星,天台山所在的是上台,上台是司命的。浙江天台山之“台”, 台形而“胎”声,可谓一字双关,含有非常丰富的远古生命文化信息。

辰,本指蚌蛤之类的动物。《大戴礼记·易本命》中说:“蚌蛤龟珠,与月盛虚”。辰位,可谓是月亮观测台。

当月球绕地球旋转的指针,指向东南天台山方向的辰位时,是农历初三。农历每月初三日,在黄昏西南方之“庚位”的天空上,我们会见到一弯新月,反C形,正像从东南到西南古越族分布区的沿海新月湾。挂在天上的是新月,而在地球上的是东海与南海新月形海岸线。大海潮汐长期的高低涨落形成海岸线,而月球引力是潮汐的重要推手。

这弯初显形的初三新月,正像女人怀胎三月初显形的肚子,会一天天凸起。这正是天台之“胎”所蕴含的深刻文化精神。

 

这初三初显形的新月,就是著名经典《周易参同契》所说的月相纳甲:“三日出为爽,震庚受西方”。初三日黄昏时,在西南方向“庚位”那弯娥眉新月,好像是一阳来复之“震卦”。这种月相,其实就是《易经》中所说的“西南得朋”。朋,是贝串成。“蚌蛤龟珠,与月盛虚”,西南所得之“朋”,正源于东南方向辰之贝。


 

中国古人将月亮盈亏的月相,用八卦中的卦象配十天干来表达,这就叫做月相纳甲。初三新月的月相,用震卦纳十天干中之庚。这就是:“三日出为爽,震庚受西方”。

这“震庚”就是“奔月”。古越族之“越”就来源于“震庚”。

因为庚位是初三新月初见之位,后来“庚”就成了月亮的借代,算命先生称为“庚金月”。

《易经》说:震为足,为大途。《尔雅·释宫》:“大路谓之奔”。引申之,凡赴急为奔、为走。

这样“震庚”就是“奔月”。

在十天干中,庚属金,属阳金,其造成最具代表性之器“钺”就与“月”同音,而其锋刃像新月形。钺因此而成了权力之象征,代表无尚之威权。可以说钺也是月之借代。

《说文》:“钺,大斧也,一名天戉。”

“越”由“走” 与“戉”构成,“越”就与“月”同音,其蕴含的实际内涵就是“奔月”。

汉代张衡的《灵宪》说:“近天则迟,远天则速”,“行迟者观于东,观于东属阳;行速者观于西,观于西属阴,日与月以配合也。”行速者观于西,配合月,初三新月之“震庚受西方”就是“行速者”,即“奔”者。“远天则速”, “越”就有“远”意。

“越”可谓是中华智慧远祖,对终而复始之初三新月相及其相关的天文现象认识的伟大自然科学结晶的高度概括,含有非常丰富的“嫦娥奔月”神话故事最为原始的文化内涵。

可是我们现在面对“越”,已纵使相逢不相识。

那弯从东南沿海向西南沿海绵延七八千里的古越族的分布区新月湾,其漫长海岸线,那浩浩涛声,在向我们传达着“嫦娥奔月”之古老密码。可惜,我们并不知这阿里巴巴式的“咒语”。


 

每年季春三月,即是地球绕太阳旋转的指针指向东南天台山方向之地支“辰”时,正是蟾蜍这些蛙类抱对进行产卵、受精的时节,可谓天台山之“胎”的形象写照。这就是月宫里的嫦娥何为托身于月,为蟾蜍之源。

大家知道,月宫里,嫦娥所托身之“蟾蜍”就是月精。东南天台山方向所在之辰属戊土,在月相纳甲上,坎卦纳十天干之戊。《周易参同契》说:坎纳戊为月精。可以说,天台山方向是月精之所在。

天台之读音为“胎”,“胎”,就有终而复始之意。月宫里的嫦娥能长生不死,实是月球终而复始,生生不息旋转的结果。天台之“胎”,就是“嫦娥”长生不死的机关。

所谓的“嫦娥”或“姮娥”,实是“常我”或“亘我”,传达了古人对生命永恒的信念。是古人对月亮晦而复见,永恒存在之自然科学认识。这种对月球之自然科学的认识,反映到对生命永恒的追求上。这种追求,以“嫦娥奔月”的神话故事流传了下来。

吃了长生不死药奔月的嫦娥,在月宫里青春常在。每月初三,我们都会见到那弯娥眉新月,展现嫦娥永远年轻的美丽微笑。


 

知道吃长生不死药的“嫦娥奔月”的神话故事与天台山之“胎”的精神血脉关系,就会清楚了天台山特殊地气所产的乌药何为有“长生不死药”之称了;为何刘晨与阮肇入天台山采药遇仙,最终长生不死的民间传说的渊源了;就会知道日本新宫市,种植着被称为“长生不老药”的天台乌药,是当年徐福东渡日本时从天台山带过去的说法,并非空穴来风。

浙江的天台山来源于三台星,其所处的上台是司命,主寿的;天台山所处是一阳复苏的冬至星纪的南斗分野,南斗注生,主寿;天台山所处的辰位是星次寿星所在的地支;天台山所处之东南叫做“常阳之维”;而其所处地支辰土,也是司命的。天台山,可谓是长生不老之福地。

乌为阳精,金乌就是太阳别名,初三晦而复见之新月,正是太阳之光反照。神话传说中嫦娥所吃的不死药,其实就是天台山乌药。

老子说:“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绵绵若存,用之不勤” 。天台山之“胎”是“谷神不死”之“玄牝”所在,是 “玄牝” 生命文化写照。


(本文选自《“相聚天台山”首届全国诗文大会作品选》一书)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