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诗----悼念诗人与亲人蔡启发
2019-04-03 00:09:17
  • 0
  • 0
  • 0
清明诗
       ----悼念诗人与亲人

蔡启发



三月的哀思
    ----悼念李瑛


忽然想起,在阅览室里
全文抄下您的《一月的哀思》
刊在整版的《光明日报》
也抄下了对您这位
共和国著名诗人的诗的爱不释手
而走过了物质匮乏的一月
暖融的春阳三月,又为什么会 
变成那么的无情和哀思

我不相信的噩耗,还是悄然地传起
您这位辽宁锦州的孩子
是诗歌伴随北大以及从军的历程
成长起来的老人
为什么就在春暖花开的季节
春雨绵绵下
斜拉出失却的雨帘
苍白的、八宝山的旗杆
拉响了我的无纳,声嘶力竭
我不情愿的哀号
和莫名其妙的痛哭流涕

也遗憾记得
2018年,我在北京
约好了要去拜访您
而鬼使神差的,竞改变了注意
我自责啊,自责
妄动轻举……

翻读您的诗书
音容笑貌仍是那么的和谒可亲
一副慈祥的父辈的宽厚
仍在我的眼前长开了
诗人战士的情怀,在诗歌的旅途 
我真的不想说:此刻
为您送行,此别就是永别
甚至阴阳两隔
以及那不任的泪水,泾自汩汩
在三月,理会
飞作,如倾盆大雨
记下了著名诗人: 李瑛
享年93岁  
于3月28日凌晨3点36分仙逝


李瑛(1926年12月8日-2019年3月28日),河北省丰润县人。中国当代著名诗人。曾任解放军总政文化部部长、中国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中国文艺界联合会副主席等职。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第十届荣誉委员。[1]出版了54部诗集,有多部长诗和组诗获过多种奖项。其作品《我骄傲,我是一棵树》曾获1983年首届全国诗集评选一等奖,诗集《生命是一片叶子》获首届鲁迅文学奖诗歌奖,《我的中国》获全国优秀图书奖。
2019年3月28日凌晨3点36分去世,享年93岁。



永远的张浚生
    ----悼念张浚生


其实不想,送上怀念的心香
哪怕是无奈的一瓣
因为,八十三岁的享年
承载过香港的回归

每一次转辗,人生的启程
正像,开满鲜花的枝干
离离散散
怎就成了黄昏的曲调

忆江南您开启四校并合
爱国的心,荣耀终也无悔
发言人、教授、书记、顾问
十三年香江,五十载求是
永不朽、立功、立德

没有休止符
全球华人的爱戴,刻出
高贵品质和人格魅力
为时代录下
您,三千万个纪念


张浚生(1936年7月—2018年2月19日),福建长汀人,1956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58年8月参加工作,原浙江大学机械系光学机械仪器专业毕业,大学文化,教授。曾任浙江大学党委书记。
1984年9月,“中英联合声明”草签后,为保证香港政权平稳过渡,需要有年富力强、文化素质高的领导干部到新华社香港分社工作。中央组织部指定调张浚生去香港工作,这一去就是13年。
2018年2月19日,张浚生因病医治无效,在杭州逝世,享年83岁。



为诗主伊蕾灵魂远行的六十八行祷告
    ----悼念伊蕾


哦,伊蕾,也叫孙桂贞
第一次切呼你,不是在套近
我怎能相信
天津、海兴、铁道兵、廊坊
一个有“流浪的恒星”般的
“大海的儿子”
就这样轻举妄动
撒手而走
中国的新诗走过了一百年
第二个一百年
还任重而道远呢
这是你以中共的无私吗

哦,你是诗主,这我相信
我要为你的灵魂升华
祷告
祈求上帝,供给我新鲜
与你对美的诠释极致
以仰望天空鼓励
而不敢去想象
你的最后一次远行
是大阳的滂沱降到冰岛的冰点
写真
将今生今世
六十八行的人生行歌
刻录成诗与远方的光盘

你是诗主,我这几天的心情
像黄果树的大瀑布砸下
砸得我起居不定
生活在夏季风中听蝉的悲鸣
就像缺少了旨意
而心伤的失落
一次次倒扣
早年闻你瀑布的诗香
涉足“火焰”的“钢花集”后
“我将放下一切前去”贵州
又把黄果当成景观
“贫贱者的旗帜”“晾”晒

喊你是诗主,一点不过分
常想起曾经的独居
以你为尊
也以你的起首为起首
供给我诗歌写作虔诚的源汁
别无选择:
感谢诗歌,非你是主
因此,无一日不给我骄傲
别无选择:
感谢诗歌,非你是主
因此,无一夜不给我思考
别无选择:
感谢诗歌,非你是主
所以,我从未有过失落
别无选择:
感谢诗歌,非你是主
所以,我从未有过难熬

啊,你是诗神的主
选择冰岛之行
2018年7月13日抛下了肉身
生命中的你不再有诗
追求卓越的公义仍然活着
可知有多少悲情的诗歌爱好者
都在你的诗中寻觅

啊,神的诗主啊!请你聆听
允许我再一次意念
你请答应
祷告你这位时代马车的诗主
为你的圣实灵魂远行
慈仁之爱安详,升入天堂
阿们!


注:一个突发消息传出:7月13日下午4时许,我国著名天津籍诗人伊蕾在冰岛旅游期间,因心脏病突发仙逝。



悼念周祖祥


不想用驾鹤西游的婉称
冠在你刚过知天命的年龄
也难以相信,一个死字
怎么就弥留在
你五十二岁的门槛,正奔波的人生
 
解释你的周姓
明明是古时中国的朝代名称
西~。东~。北~。后~。
一直追溯到你的始祖
周文王的源出
总让一个古国江山活着名正言顺
 
将始祖的祖深切延伸
为什么你就要这样独善其身
一蹴就去
生计环绕的漫道路上
自祖上以来
哪里不是沿途都有诗的风景伴行
 
再来说说这吉祥的祥
我昨夜听雨陷落成忧心忡忡
想不通一颗栩栩如生的生命
说没就没了
唸叨成了今天清晨对你的悼词
这世间的平平仄仄何在
平上去入,我更是搞不懂
 
所以,我仍愿坚持相信
你宛在的音容
从来就不会零落成泥
升华在天之灵里,就是为生者
撩拨吉祥的云端中
用日出日落理解离合悲欢
让我推窗望天空:
把酒临风

后记:周祖祥,象山爵溪人,原为某乡副乡长,上世纪深圳热30岁出头时下海到深圳,系某外贸出口公司老总。我与他因诗歌结识网络,在深圳见面,作为象山诗人他还是认识最早的诗人。后来他回到象山又有过两次见面。此诗以哀悼,愿他走好!2018.5.30.清晨(农历4月17)



军魂铸就永远的海
    ----悼念一位尊敬的革命长辈

 
报秋的寒蝉刚刚鸣起
将会发生什么,我真的不知
而站在这里的时间点
这样一个暑去凉来的门槛
曢望太阳系,我又仿佛看见了
一颗天王星正在冉冉升起
 
从海王星到天王星的升起
这个有带着军魂铸就的名字
是戎马生涯的雪骨冰姿
在披荆斩棘的征程里
为您谱上了少小革命的凌云壮志

更是一曲岁月峥嵘的永恒之歌
如大海的跌宕起伏
笑对的人生,将始终保持着
清正廉洁的品行
虽说,辉煌的历程定格在85岁

而仙游的容颜,风雅依然
我很想为您行个军礼
您这位共和国最最尊敬的长辈
何止是您的亲人与膝下的儿女
永远爱戴和铭记!
 
为此,我以文字祈愿
父亲的天堂长满安详的诗意



痛悼二舅公


黄坦三份下田洋,
辛求学业出山乡;
弯道屈直人生路,
苦乐多少写漫长。

考取英士又北洋,
柔情铁骨志四方;
闻得宝岛有用武,
日久他乡成故乡。

奉命履职当队长,
土木工程做测量;
乐于奉献春自冬,
清廉在身对上苍。

为有国人生活享,
横贯东西扫塌方;
披荊斩棘死亡路,
跨过海拔山中央。

临海出生是南方,
喜爱京剧便会唱;
校友相聚来两句,
丰富业余济一堂。

悉知大陆搞开放,
眷顾故土常来往;
孝心父母拜坟前,
长跪不起诉哀肠。

同胞姊弟挂心上,
子侄外甥也不忘;
家人外人平心对,
远亲近戚都气量。

心系母校聊华章,
绵薄之力献忠良;
群贤咸集北洋人,
缩衣节俭慨而慷。

期盼中华铸辉煌,
不留遗憾图梦想;
骨肉情缘何当叙,
龙跃海峡是炎黄。

惊悉噩耗难思量,
江河湖海泪波浪;
驾鹤仙游愿安息,
三地代有李宏榜。


在台湾生活的舅公李宏榜于丙申年四月三日仙游,享年95岁。定于五月十五日在台北市举行告别典礼,不能前往。故作此诗文以悼念!



母亲,冬至过了就过年啦
    ----纪念母亲


天堂里谐是您的乐土 
神的面前,您才是三岁乖女
三岁呀,三岁的别离
只我在怎样的思念和牵肠度过

您给了我生命,我爱您没有理由
完全是我无力地将您留住
母亲呀,母亲的仙逝
我相信您在天堂一定安好
因为大地又一个的冬至已过

小时的乡下,条件艰苦
吃不饱和穿不暖的日子
孩儿呀,孩儿我仍然抖耸手脚
开心无忧地吮吸着您的甘甜乳汁

从上春苦到黄叶落下
您是怎样把我抚养长大
几十年呀,几十年过去了
我是怎样地在您的温暖怀里
包裹中成长成人 

记得您为我纳绣虎头的布鞋
记得您为我煨的砂锅饭
记得您为我做花格子的书包袋
记得您为我煮的生日蛋
记得您为我缝的过年新衣服
记得您为我补的拜年油纸伞

母亲,记得您养猪买钱
母亲,记得您养鹅拔草
母亲,记得您也养鸡养鸭
我记得呀,记得您信奉耶稣基督
记得您的奄奄一息
我没能赶到送终
和父亲双双成为神的儿女


    ----纪念母亲


九月秋雨细打的长夜
我越发思念起您合眼的容颜
没有化妆的安详与宁静
穿戴着
佩有十字架的白色寿衣
与白色的寿冒
以及白色的寿鞋
这样一身善良的洁白
像是在天堂里
洁白如玉的云朵一般驾鹤仙游

我知道:您此刻
已经没有人间的是非黑白
伊甸的乐园,已经没有痛苦
亲密无间的人际关系
就像姐妹兄弟
又是您
白天鹅一样的身姿
依然的圆润,成了圣经的诗歌
明亮的目光
投逗给所有亲人无尽的关爱
世界的大同如月饼

总是这样秋雨绵绵的长夜
打湿着我的思绪
万千的飘下,飘下
啊!我生身的母亲,为何
这天堂与人间
同样,夜夜生起的秋了明月
又为什么都会是天各一方


注:定格在96岁的母亲李春兰,出生在绍兴诸暨。在母亲一岁的时候,做木匠的外公带着外婆离开诸暨回到象山老家,从来就没有回过诸暨。



天堂里的父亲 
    ----追思亲人, 感恩生命!          
       
                                  
清明节到了,父亲
我今年又没有来到您坟前
十多年过去一直都这样下来
总看着大地年年返青
 
每年的清明节,父亲
我真的好想去您坟上祭扫
可我又总记着您生前的那句话
“我死了今后你们不要上坟”
 
每到清明节,父亲
我只有尊重您为尽孝
在老远的异乡城市默哀
祈祷您在天堂里的灵魂
 
那年的夏初,父亲
您卧床不起开始断食
我火急赶到老家
亲眼目睹您奄奄一息的情景
 
由于当时工作关系,父亲
是我无知忍心返回了单位
没过几天噩耗传来
我后悔没能送终
 
如今秧头又一次转青,父亲
时下也流行上坟
您为不麻烦我们后代
改行信奉耶稣基督,包括母亲也信
 
也记得您生前与母亲说过,父亲
叫我们子女都去信奉耶稣基督
这样死后可以免受地狱之苦
灵魂出没天堂才有神圣
 
更记得您生前的一番话呀,父亲
信奉耶稣基督的条件是干净做人
我听在耳里记在心里
尔后我一直珍藏着那本新约圣经
 
父亲,您是旧时代过来的人
却为什么有不同常人一般的开明
每当飞机响过城市上空
我侧耳仿佛听到了您在天堂里的笑声


注:父亲蔡在丁, 是个没有师傅的泥瓦匠,他的工匠技艺远近闻名。村上有修屋漏盖房做坟墓都是义务工,连他自己的墓也是他自己和徒弟做的,享年79岁。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